站內搜索 / download
學術論著

張生:“白面書生”理解不了抗戰大義

發布時間:2020-07-13 23:22:00


抗日戰爭,是中國五千多年文明史上最重要的戰爭之一。但中國人進入這場戰爭的方式和姿態并非高歌猛進,而是悲壯慘烈的。對于其中的大義,唐德剛先生曾經指出的那些“都市小資產階級出身的知識分子”、“畏首畏尾的中年白面書生”,是難以理解的。


抗日戰爭是一場敵我實力懸殊的戰爭。僅依雙方兵力與裝備紙上談兵,“三個月滅亡中國”并非妄談。中國所可依賴者,惟民心與血性。曾有四川父親送子上戰場,說:“我不愿你在我近前盡孝,只愿你在民族分上盡忠”,贈其“死字旗”一幅,上書“國難當頭,日寇猙獰;國家興亡,匹夫有分。本欲服役,奈過年齡;幸吾有子,自覺請纓。贈旗一面,時刻隨身;傷時拭血,死后裹身;勇往直前,勿忘本分?!贝说葔阎竞狼?,驚天地、泣鬼神,至今誦讀,猶令人動容。

但有人不這么想,在旅日學者姜克實看來,中國人的寧死不降,只有“一時性的價值”,反而暴露了“國家和軍隊的殘酷、野蠻”: 

在利用日軍資料澄清了劉老莊連“打退敵五次沖鋒,斃傷日軍170余人”的神話后,若繼續表彰其英雄行為,剩下的只有一條了,那就是不接受勸降的殉國精神。這也只是在當時歷史條件下的一時性的價值。若在世界各國大半能遵守日內瓦公約(保護優待俘虜,救護傷病,中國于1956年加入此公約)的今天,這種沒有軍事價值的抵抗是否值得贊美,那還是另一個問題。若不對兵士進行日內瓦公約教育,在今日還繼續鼓吹贊美殉國精神的話,弘揚的只是一種時代的錯誤,象征的也只是國家和軍隊的殘酷,野蠻。


劉老莊戰斗中,新四軍82名指戰員全體壯烈殉國,早已寫入青史;以之為例,顯示作者的選擇非常精心。不利情況下就接受勸降,就是這種看法的要點。果可如此,則日軍傳檄而定中國,真指顧間事,連汪精衛“戰則足以亡國”的宏論也不必那么洋洋灑灑了。


毋庸諱言,全面抗戰爆發時,中日軍隊的訓練水平和單兵戰斗力不可同日而語。國民政府軍隊往往在6 :1的優勢兵力下才能與日軍對戰;陳毅元帥回憶,江南某次戰斗中,四五個新四軍戰士都無法摁住日軍一個曹長的掙扎,最后還是一個小戰士死死抓住其下身,才將其制服。整個抗日戰爭,中國軍民的犧牲,數倍乃至數十倍于日軍。這種歷史事實,恰恰說明軍國主義教育、訓練下的日軍,是何等殘酷、野蠻!

如何應對此等殘酷野蠻的日軍?蘇軍的鋼鐵洪流,美軍的??樟Ⅲw,都是中國希望得到的,奈何國力不濟;而一點可憐的現代化成果隨著東部、中部廣大地區的淪陷,幾乎全部落入敵手。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歐美強國依靠工業化基地進行戰爭不同,中國所能依靠者,多為西部貧窮落后地區。持久戰總思路下的戰略堅持和不怕犧牲的精神,是14年抗戰最后得勝的本錢?!皼]有軍事價值”的輕佻,是書齋之中自以為洞明世事的妄言。學者唐德剛曾論“低調俱樂部”云,“這批人士只是一窩清一色的都市小資產階級出身的知識分子;畏首畏尾的中年白面書生。算盤打得太清楚。在英語中叫做calculative,自覺眾睡獨醒,考慮周詳,以一種單純的共同語言,你唱我和,自以為是。……幾個秀才在這股抗戰的狂潮熱浪里,算個屁?而秀才不知也,這是當秀才的悲哀,與國事何補?”這一批評用在持前述歷史虛無主義觀點的人身上,也是適合的。

時下抗日戰爭“研究者”中,持類似偏頗之論的不乏其人、不缺市場,并通過網絡四處傳播。其現象主要有以下數種:

其一,選擇性忘記從九一八起日本在中國戰場深陷泥潭,進而鋌而走險與世界為敵的歷史過程,故意忽視二戰期間同盟國之間國力的客觀差距和相互支持的辯證關系,甚至無視西方學者在厘清“被遺忘的盟友”方面所作的努力,貶低中國人民堅持抗戰的意義和貢獻,片面夸大美蘇對最后勝利的作用,自覺或不自覺地陷入“西方中心論”的窠臼。

其二,就平型關戰斗、狼牙山五壯士、王二小、南京大屠殺等大家熟知的史實發難,或稱八路軍、新四軍殲敵甚微以至于可以忽略不計,或曰英雄本屬子虛,或云“違反人權”,或稱中國官兵意圖反抗遭到鎮壓,企圖通過解構歷史典型,達到否定整個抗戰史的目的。

其三,片面利用日方資料,不加辨析,不與其他來源資料相互參證,輕率地將其樹為“客觀”,完全無視軍國主義時代日本偽造文件、掩飾侵略的行為。實際上,即使在南京大屠殺的腥風血雨中,日方也沒有忘記擺拍給孩子發糖、滿面笑容在包子鋪前整齊排隊、日軍背老大娘過街的照片,登之報章,愚弄其民,混淆視聽。然而就有人得片紙以為寶,更以之嘲笑、否定中國抗戰的價值和目的,讓人無所適從,進而懷疑信史。

其四,國民政府作為當時的執政者,主要在正面戰場抗戰,對于國民黨廣大愛國官兵的貢獻,學界從不吝于評價。但一些論者,無視中共當時有限的實力和國共團結抗日的約定分工,“強令”中共亦得正面抗擊日軍、陣地決戰,貶低抗日根據地,拾“游而不擊”等陳詞舊義之牙慧。

其五,“八尺協定”等“釣魚貼”引來眾多追捧,這種激于義憤,故意賣個破綻,引某粉“入吾彀中”的做法是否恰當,尚屬可議;而轉發者頗眾,他們囫圇吞餌,往往以為獨得之秘,其愚昧固然令人扼腕浩嘆,而對抗戰歷史的無知令人揪心。

日本軍國主義者發動戰爭、違反公約和人道基本準則屠殺平民和戰俘的罪行,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審理中,已經定論;中國被迫卷入戰爭,起而反抗,確屬“天賦人權”??谷諔馉?,是中國五千多年文明史上最重要的戰爭之一。但中國人進入這場戰爭的方式和姿態并非高歌猛進,而是悲壯慘烈的。

積貧積弱的中國曾經寄希望于國際社會主持公道。東北小學生何子明曾致信國聯調查團說:“我小學生告訴您們滿洲國成立我不贊成,因為他強于嚴(原文為此)壓迫我們,有一天在學校,日本人去了,教我們家一齊說大日本萬歲,我們要不說他就殺我們,把我迫不得已的就說了,其中有一位七歲的小孩,他說大中華萬歲,打倒小日本,日本人聽了就立刻把那個小同學殺了,真叫我想起來就愁啊?!辈赜趪摵吐摵蠂鴻n案館中國人悲切的呼號和懇切的期望,為數達幾百萬字。

終于有一天,在最后關頭來臨時,國人放棄了幻想。巴金說:“上海的炮聲應該是一個信號。這一次全中國的人真的團結成一個整體了。我們把個人的一切全交出來維護這個‘整體’的生存。這個‘整體’是一定會生存的?!w’的存在就是我們個人的存在。我們為著爭我們民族的生存雖至粉身碎骨,我們也不會滅亡,因為我們還活在我們民族的生命里?!睘槊褡迳娑鴳鸬娜?,斷然不會像某些學者那樣,有時間和余地反復思量自己殊死的抵抗有無明顯的“軍事價值”。

前述持論者,倒是給我們提示了他所認為的抵抗的“正確方式”——日內瓦公約教育!他告訴我們,若世界各國能遵守日內瓦公約,就會“保護優待俘虜,救護傷病”。這個“若”之前提非常重要——松井石根大將統領規??涨暗娜毡尽叭A中方面軍”進犯南京時,日本知名國際法專家齋藤良衛正在軍中。齋藤良衛曾任“滿鐵”理事、第二次近衛內閣外交顧問,協助簽訂“三國同盟”,著有《中國國際關系概觀》等。齋藤不可能不熟知日內瓦公約,他的任務,不是教導松井石根遵守國際法,而是尋找可以利用之處;而后,數萬放下武器的中國官兵橫遭屠殺。日軍曾告訴中國被俘官兵:有飯吃,有工做,還發工錢。但是,放下武器,并不能保證安全,真的“沒有價值”。于是,中國人斷然拒絕“接受勸降”,劉老莊連堅定選擇了血戰到底。他們的執拗,恐怕讓姜先生失望了。

2015年8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戰后70年講話中承認:“日本迷失了世界大局。滿洲事變以及退出國際聯盟——日本逐漸變成國際社會經過巨大災難而建立起來的新的國際秩序的挑戰者,該走的方向有錯誤,而走上了戰爭的道路。其結果,70年前,日本戰敗了”。看來,犯下“時代的錯誤”的,是恃強凌弱、自以為無敵的軍國主義日本,而不是明知不可為而死之、把英名鐫刻于民族豐碑之上的劉老莊連及其同胞。

(原文載于《歷史評論》2020年第2期,以上內容轉自微信公眾號“歷史中國”)

上一篇:李玉:從北洋到國民黨“易代”的政治因果略論

下一篇:紀念 | 陳蘊茜:民國時期憲政觀念的日常傳輸

版權所有:南京大學中華民國史研究中心 蘇ICP備09043283號

電話(傳真):025-83594638 郵箱:lvjingnd@nju.edu.cn 地址:南京市漢口路22號逸夫管理科學樓

邁點科技技術支持

八闽福建麻将外挂 免费 马来西亚电子游戏网站 云南快乐十分玩法 开元棋牌规律 足球任选9场胜负彩 一分赛车图片 黄金指数期货平台 如何打成都麻将 德州扑克怎么才玩的好 ag视讯官网 360足彩 世界杯足球彩票比分 期货投资 视频 街机千炮捕鱼怀旧版 温州麻将算法 88必发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今日股票行情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