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內搜索 / download
學術論著

孫揚: 全面抗戰時期香港國共兩黨組織工作析論(1937—1941)

發布時間:2020-08-25 23:40:00

內容提要

全面抗戰時期,香港一度成為華南抗日救亡的中心。中共在香港因應形勢變化,發展黨員、動員民眾、壯大組織。廣東淪陷后,香港黨組織向華南各根據地和游擊隊輸送大量黨員和干部。至香港淪陷前,中共已經建立較為健全的組織系統。國民黨于1939年組建港澳總支部,雖然黨員人數大幅增長,但黨員與組織脫節,派系斗爭激烈,黨務工作未能走出困境。中共充分利用香港的特殊政治環境,與港英政府周旋,而國民黨卻糾結于不能公開活動,處理與港英政府關系時往往進退失據,組織效能受到多重因素制約。


關鍵詞

國民黨港澳總支部;中共香港市委;

組織工作;香港抗戰





全面抗戰爆發后至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地處中國邊陲的香港地位凸顯,成為全國抗日救亡的中心之一。既往研究多聚焦于香港在抗戰中承擔的各種使命:物資輸華的交通命脈、戰爭難民的避居之地、情報人員的秘密戰場。而香港在抗戰中特殊角色的形成,除地緣之外,也與活動其間的國共兩黨密切相關。

 

關于戰時國民黨在香港的組織工作,有學者持積極評價。楊建成認為,全面抗戰爆發后國民黨“因地制宜調整海外黨務區域”,“改組后的港澳總支部,工作進行甚為活躍”。李盈慧認為,港澳總支部雖面臨各種勢力競爭,但“黨務發展神速”。也有學者對其進行批評,金以林認為,港澳總支部成立后“由于種種因素的制約,其實際效果往往事與愿違”。至于戰時中國共產黨在香港的活動,除莫世祥對全面抗戰初期香港中共黨組織的恢復與發展作過簡要討論之外,學界研究一般只涉及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的抗日救亡活動。以比較視野對香港國共兩黨的組織工作進行考察,似未有見。金以林在對戰時國民黨香港黨務作出檢討時提出:“國民黨在香港地區的黨務活動所遇到的諸如經費、人員等困難,共產黨也同樣存在,甚至比執政的國民黨更難。但共產黨在戰時香港的黨務工作卻開展得有聲有色……國共兩黨的這一對比,充分說明國民黨的失敗,完全是出于自身的組織建設,這一點是它根本無法克服的主要矛盾?!?

 

全面抗戰爆發到香港淪陷前,國共兩黨在香港開展組織工作的實體分別是中國國民黨駐港澳總支部(以下簡稱“港澳總支部”)和中國共產黨香港市委員會(以下簡稱“香港市委”)。組織效能的優劣,往往只有通過比較才得以呈現。先行研究為本文繼續探討留下了空間:全面抗戰時期國共兩黨在香港的組織工作如何展開?組織結構有何差異?兩黨在香港不同的定位對各自發展產生了怎樣的影響?國民黨在內地執政的優勢能否惠及香港黨務?本文擬以國共兩黨檔案為基礎,將港澳總支部和香港市委置于全面抗戰這段特殊的歷史中去呈現彼此發展的差異,這可以為深化對國共兩黨歷史命運的認識提供參考,也可以從一個側面呈現抗戰這段香港與國家共有的歷史。




一、 全面抗戰爆發前香港國共兩黨組織概況




(一)戰前國民黨在香港的組織與活動

 

國民黨與香港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從1895年香港興中會建立至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的16年間,孫中山直接策劃的10次南方武裝起義,有6次以香港為基地。國民革命前后,港英政府對國民黨抱有較深的敵意。針對1922年香港海員大罷工,香港總督司徒拔(Reginald Stubbs)認為,罷工結果對于港英政府來說是一個“不幸”,其原因不在于工人獲勝或是資本家失敗,而在于港英政府的讓步完全是因為罷工是由國民黨組織和操控的。將來國民黨可能還會運用同樣手段,他們的目標很可能更直接且更具政治色彩。1925年,國民黨成立港澳總支部,推動革命運動在香港發展,彼時港澳總支部屬國民黨海外部管轄,但據1926年10月海外部報告,港澳總支部已告解散。

 

1932年底,國民黨鑒于港澳兩地的重要性,決定將兩處黨部改為直屬支部,并于1933年5月著手籌備。1934年,中國國民黨駐香港直屬支部(以下簡稱“直屬支部”)正式成立,由國民黨中央組織委員會選派特派員主持。如此一來,在組織架構上香港黨務直屬中央掌控,理論上有利國民黨在當地發展,然而事實卻并非如此。國民政府諸多部門皆有涉港事務,其中某些部門特設駐港機構或選派駐港人員。香港國民黨黨組織與國民政府駐港各部門本應當有所統籌、相互促進,但實際上兩者卻各行其事。同時,由于香港法律限制,國民黨不能公開活動,這對于1927年以后成為全國性執政黨的國民黨而言,處境尷尬。此外,香港國民黨黨組織內部職責界限不甚明晰。例如,全面抗戰爆發前,國民黨在香港的宣傳工作并非由直屬支部負責,而是由蔣介石的代表陳其尤指導中央社香港分社等宣傳機關開展。

 

兩廣事變前夕,國民黨情報系統進入香港。1935年,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黨務調查科華南區辦事處在香港成立,王華生擔任指導員,辦事處設有無線電臺和兩名報務員,負責南京和香港之間的通訊聯系。此外,蔣介石還曾安排李新俊、唐霍文等在香港搜集兩廣情報。不過,直到全面抗戰爆發,國民黨在香港的組織發展仍然乏善可陳,香港直屬支部“經費不敷,形同擱淺”。

 

(二)中共香港黨組織的恢復

 

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后即在香港設立組織、開展活動。國民革命時期,中共在香港迅速發展,但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后,中共在華南生存環境日益嚴峻。1932年12月,中共兩廣工作委員會遭到嚴重破壞,1933年1月,中共兩廣臨時工作委員會在香港成立,負責領導華南和香港的黨組織。1934年3月,兩廣臨時工作委員會改組為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此時,香港設有7個支部,有黨員26名。在該委員會領導下,中共在華南和香港的組織一度有所恢復。至1934年秋,香港工作委員會在香港本地設有油廠、印務、電報等11個支部,有黨員40余人,此外還負責管理北江、廣州、惠陽、汕頭的黨組織。然而,1934年9月,委員會遭到嚴重破壞,領導人鄭懷昌、陳光、林德隆等先后被捕,書記鄭懷昌被殺害。

 

此后,中共在華南和香港的活動一度陷于停頓,不過,一些與組織失聯的黨員仍在通過各種方式開展工作。公開注冊的海員團體“余閑樂社”成為一些黨員的活動據點,后來發展成為中共的外圍組織。1935年7月,曾發起福建事變的李濟深、陳銘樞、蔣光鼐、蔡廷鍇等抗日反蔣領袖匯聚香港,成立中華民族革命同盟?!耙欢ぞ拧边\動之后,香港群眾運動日漸高漲,一些左翼進步青年加入該同盟主持下的《大眾報》讀者會,并將其改造成香港抗日救國會,但在港英政府的打壓下該組織很快瓦解。

 

1936年初,中共中央北方局(以下簡稱“北方局”)獲悉兩廣地區情況,基于各地黨組織被嚴重破壞,決定不受地區限制,委派河北省委委員薛尚實到香港開展華南地區的工作。薛赴港后,與當地的一些黨員取得了聯系。他返回天津匯報工作時,正值劉少奇赴津主持北方局,劉少奇決定再次委派薛尚實南下,向兩廣實力派人物傳達中共的意見,相機在南方建立黨組織。薛尚實第二次赴港后,借助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華南區總部大力發展黨員,并于1936年9月經北方局批準成立中共南方臨時工作委員會(以下簡稱“南臨委”),負責兩廣及港澳地區黨組織的重建。南臨委成立后一度與北方局失聯,后通過潘漢年與延安取得聯系。1936年12月,南臨委設立中共香港市工作委員會(以下簡稱“香港市工委”),下轄文化、學生、婦女和工人4個支部,并另設一個海員支部。海員支部隨即改組為中共香港海員工作委員會(以下簡稱“海員工委”),由南臨委直接領導,香港地區的黨組織正式恢復。

 

簡言之,全面抗戰爆發之前,國民黨雖建立了直屬中央的香港支部,但并未積極進行組織建設。中共在香港的發展可謂跌宕起伏,雖然黨組織屢遭破壞,甚至一度陷于停頓,但部分黨員仍在活動,而北方局因應形勢,及時派員重建香港黨組織。




二、 全面抗戰爆發后中共在香港的發展




全面抗戰爆發前,中共已經恢復了香港地區的黨組織。至1939年國民黨重整香港黨務前,僅就組織實力和發展速度而言,來自中國內地的諸多政治力量,幾乎沒有可與中共頡頏者。

 

中共在香港的工作分為三個層面。第一,在中央和全局層面,香港是對外聯絡的渠道和物資援助的通道。這一層面的工作由廖承志領導的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以下簡稱“八辦”)統籌,廖承志亦代表中央對整個香港工作的大政方針負總責。香港“八辦”是周恩來征得英國駐華大使卡爾(Archibald Kerr)同意設立的,可以看作延安在香港的代表機構,主要承擔爭取國際社會對八路軍和新四軍的支持、處理捐款物資、聯系華僑等工作。第二,在華南工作層面,香港是華南黨組織特殊的“后方”。香港地理上處華南之中,又在英國治下,廣東局勢如有變化,華南黨組織可徙轉香港,華南開辟根據地,香港又輸出黨員和干部,成為華南工作的后援基地。第三,在香港本地層面,此處是中共發展組織、培養干部、動員群眾的基地,香港黨組織為中央和華南提供“在地”支援。表1是香港黨組織自1936年底恢復后至1942年初香港市委撤銷前的沿革情況。

 



  

曾先后擔任香港市工委、香港市委書記的吳有恒于1939年底赴延安后,向中央詳細介紹了1936年底香港市工委成立三年里黨在香港的組織發展狀況。在他的談話記錄和書面報告中,盡管有不同表述,但基本上將黨在香港的組織發展分為四個時期,分別是“香港黨組織的重新建立時期”(從1936年9月南臨委成立到1937年底);“香港黨組織的發展時期”(從1938年1月到同年10月廣東淪陷);“香港向內地輸送干部及黨員時期”(從廣東淪陷到1939年七八月);“香港黨組織工作的鞏固時期”(1939年七八月以后)。以下按照這一分期論述中共在香港組織工作的發展歷程。

 

吳有恒將香港黨組織重新建立時期的下限劃到1937年底是有一定道理的。香港市工委雖然在1936年12月已經建立,但在隨后的一年時間里處于極不穩定的狀態,干部變動頻繁,組織工作未能全面展開。1937年1月,首任香港市工委書記姚鐸上任未滿一個月即調至南臨委,至同年四五月間,香港黨組織發展到70人左右,在印刷工人、機器工人中建立了支部,海員支部發展到10余人。1937年5月以后,由于南臨委將吳有恒調至中共廣州市委,香港市工委書記先后由李士洋和李游子擔任。李士洋時年不到20歲,只在學生支部做過書記,缺乏社會經驗和工作經驗,且之前從未到過香港。李游子雖是大革命時期的老黨員,但曾數次脫離組織,且曾參加國民黨,岳父是港英政府的警探,社會關系極為復雜。

 

吳有恒在報告中描述了此時香港黨組織的困境:“這時候黨的組織生活是非常渙散的,在整個市工委領導之下的關系已經是象〔像〕上面所說的只剩下不到三十個黨員了,而這些黨員中仍能繼續開小組會的只有文化界方面,由連貫同志參加的一個四個人的工〔支〕部,婦女支部有兩個月的時間沒有人去接過頭,結果只剩下一個人了,學生支部只剩下兩個人……象〔像〕這樣的組織當然不能應付當時‘七·七’抗戰后在香港群眾中激發起來的廣泛的群眾運動?!泵鎸@一局面,南臨委書記張文彬親自領導香港市工委的改組工作,他將吳有恒從廣州市委調回香港市工委擔任書記,并于1937年12月將香港市工委改組為香港市委,提出健全組織生活、開展群眾運動、大量發展黨員的方針。在改組過程中,香港黨組織總結過去的教訓,認為在組織恢復階段,急于發展黨員和提拔干部,往往導致忽視發展對象的個人歷史,因此造成“投機分子、變節分子、自首分子等都混進來了”的局面。

 

1937年12月香港市委成立后,香港黨組織進入迅速發展時期。1938年1月,香港市委提出“發展一倍黨員”的口號,至同年6月,發展工作的第一階段結束。此時香港市委已有黨員500余人,海員工委有黨員六七十人,其中90%是工人。1938年6月以后,發展工作進入第二階段。針對學校和市政部門群眾基礎薄弱的狀況,香港市委提出發展黨員的主要方向是重工業和市政部門以及知識分子群體。至1938年10月,學生黨員由之前的9人發展到50人,黨在船塢、汽車、自來水等部門建立了支部。香港市委和海員工委的黨員加起來已有670人左右。然而,此次發展黨員的過程中,一些干部采用“突擊”“競賽”的方法,導致一些不夠格的分子進入黨員隊伍。當黨員已發展到500人時,香港市委還在提“發展一倍黨員”的口號,卻沒有意識到無法實現。所幸,這一口號被中共廣東省委及時糾正。

 

1938年10月廣東淪陷,日軍侵入華南后,香港市委撤銷,改設香港、九龍兩個區委,直屬新設立的中共粵東南特別委員會(以下簡稱“東南特委”)領導,機關駐于香港,同時負責東江地區的惠陽、東莞、寶安三縣,以及中區的中山、南海、順德和廣州近郊等地黨的工作。建立根據地、開展敵后游擊戰爭成為廣東淪陷后東南特委的中心工作。為因應新形勢,香港黨組織的工作重心由發展黨員轉變為向廣東各根據地輸送黨員和干部。廣東省委布置東南特委兩大中心任務:“一、動員大批干部、黨員及群眾積極分子到惠陽、東莞、寶安、南海、順德等地,開展抗日游擊戰爭。二、輸送干部黨員到其他地方開展黨的組織工作?!睘榇?,香港黨組織動員黨員和群眾離港參加游擊隊,派遣了20個工作團奔赴廣東各地。1938年11月至1939年7月,香港動員了230余名黨員赴廣東各根據地和游擊區工作。這些黨員中,知識分子和學生約占30%,其余為工人。工人中最多的是碼頭工人、人力車夫等,主要赴東江地區參加曾生領導的游擊隊,這其中甚至包括少數打過仗的紅軍戰士。此外,香港黨組織中70%以上的干部被抽調到廣東各根據地工作。

 

香港向內地輸送黨員和干部,為華南敵后游擊戰爭的開展和根據地建設做出了貢獻,但這也使香港黨組織本身“元氣大傷”。吳有恒指出:“一個干部提拔起來剛剛弄熟手就被調走了,而這些干部是經過較長期的培養才略能稱職的。在香港區動員的結果曾經使我們要提拔一個剛好略會看報紙的苦力工人來做區委的宣傳部,所有比較老一點的知識分子全被動員走了?!薄断愀蹕D運報告》指出:“約有一半的女黨員被動員回國了,而其中主要的活動分子則為數更大,約占全部百分之七十……工作究竟是停止了發展與部分的向后退了?!?/span>

 

在此情況下,中共廣東省委作出整理組織、加強教育的決定,香港黨組織暫停向內地輸送黨員和干部,開始進入鞏固自身的時期。香港黨組織的鞏固工作主要包含三個方面:一是審查黨員和干部;二是開展教育工作、培養骨干;三是在組織上解散香港、九龍兩個區委,重新組織香港市委。

 

1939年11月,香港市委復設,由楊康華擔任書記,并兼管此前相對獨立的海員工委、廖承志系統的文化支部以及澳門市工作委員會,香港黨組織日漸充實。此時的香港市委直轄54個支部,加之海員工委和文化支部,香港黨員已達631人,基本恢復至廣東淪陷前的規模,具體情況如表2所示。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香港黨組織曾就實行兩級領導還是三級領導的問題反復考慮,不斷調整。1938年迅速發展時期,香港市委由3個常委直接分管各支部,結果造成常委一周要參加十多個支部會議,分身乏術。后設立9個區委管理支部,但反而使香港市委的職權變得空洞,增設機關亦增加了暴露的危險。區委撤銷后,香港市委將支部工作交給市委組織部、青年部、婦女部等管理,但這又造成了支部工作和群眾動員工作界限不清、權責混淆。此后,香港市委決定實行支部指導員制度:一是明確領導支部是市委常委的責任,支部工作要直接提到常委會討論;二是設立支部指導員,指導員可以兼任某一支部的書記,同時也是直屬市委常委會管理的干部,代表香港市委聯系某一個或幾個支部,向下傳達上級的決定,向上反映下級的意見與情況。這一制度有效地保證了香港市委對支部的直接領導。皖南事變后,隨著香港黨組織再次大規模發展,原先的制度已很難適應新的形勢,香港市委決定再次建立區委制度,將香港、九龍兩個地區的黨組織各分由3個區委領導,其中,香港設中環區委、東區區委和西區區委;九龍則將深水埗到佐敦一帶劃為一個區,九龍城到紅磡一帶劃為一個區,尖沙咀為一個區。這些變化針對的是基層黨員數量的不斷增加,而組織不斷向下滲透和巨大的人力動員使得中共在香港扎牢根基。

 

香港市委的組織發展絕非一帆風順。黨組織幾乎是重新建立,黨員經驗有限、素質一般;組織遠離中央,難以得到人力、物力、財力支持;華南根據地建立發展過程曲折,直接影響了黨在香港的工作。最大的困難是干部流失,香港黨組織既要滿足華南黨組織的需要,為其輸送干部,又要依靠得力干部發展壯大自身組織。而香港黨組織也正是在這些矛盾中不斷總結教訓,摸索發展。吳有恒總結黨在香港的組織工作時指出:“在三年中,黨的組織曾經由僅有的幾個人發展到今日的六百余人……由混亂的組織逐漸鞏固起來成為今日有比較堅定的階級立場的,有比較健全的支部組織的,有群眾基礎的,有忠實可靠的干部的,能堅決執行黨的路線與黨上級所給予的指示的,總之是開始走向健全的黨?!边@個評價是實事求是的,并非譽美之辭。




三、 戰時國民黨重振香港黨務的表與里




中共在香港迅速發展之時,國民黨香港黨務工作在近兩年的時間里未能有所進展:“自抗戰軍興,敵探漢奸遍布其間,迨已變為日本帝國主義者收買漢奸浪民之交易所,同時共產黨亦在彼拉攏青年,鼓煽工人,幾成為該黨向海外發展之大本營,返顧本黨,即以該地直屬支部之人力未備、經費不充,欲其恢復省港大罷工前后之活躍充沛精神,加強抗戰建國工作,殊非易?!焙髞頁胃郯目傊Р繒涢L的高廷梓也感嘆:“未到港以前,真不知敵偽工作之猖狂與異黨聲勢之利〔厲〕害也?!?/span>

 

1939年3月,奉命視察港澳黨務的羅翼群、區芳浦將香港國民黨組織的困境歸納為八個字:“經費不敷、形同虛設”,國民黨海外部的判斷和用語也大致相同:“人力未備、經費不充?!毕愀壑睂僦Р康慕涃M究竟困難到何種程度?羅翼群、區芳浦在報告中寫道:“查該支部經費額每月國幣七百元,嗣迭奉令節減七折復九折發給,自去年九月份起,每月僅得國幣四百五十元,折合港洋僅二百余元。以之支付租項、郵電等費尚虞不足,遑論其也?!?/span>

 

有鑒于全面抗戰爆發后香港地位日益重要,國民黨海外部提出改進香港黨務的設想,其重點在于五個方面:第一,策進商民運動。因香港連通南洋、美洲,僑商活躍,故“盡量延納商人入黨,以厚黨力”。第二,加緊工人運動。香港工人約占居民總人數的60%,而港英政府對工會組織限制嚴格。第三,領導青年運動。香港有學校1000多所,學生總數10余萬人,而共產黨在學生中活動積極。第四,設立宣傳機關。計劃恢復《東方日報》或出版《中央日報》香港版,“藉以策動南洋、美洲各地輿論”。第五,開設書局。針對各黨派在香港重視出版業、與青年學生接近的狀況,“計劃開設書局,以策動青年運動,并掩護黨務工作”。

 

為此,海外部提出甲、乙兩種辦法改進香港黨務。甲種辦法即依據1925年的先例,“將香港、澳門等直屬支部合并組織港澳總支部(必要時可將廣州灣黨務劃歸管轄),并仿照國內省市現行組織制度,由中央特派大員一人為主任委員,另派執行委員五人至七人,書記長一人,另設僑民指導委員會專司僑民運動,每月經費定為一萬元”。乙種辦法即維持原來香港直屬支部的建制,由國民黨中央派遣特派員和秘書各一人,每月增撥經費3000元。

 

國民黨中央秘書處對海外部所擬改進香港黨務各項辦法進行了討論,對其要求向港英政府交涉承認其地位以及策動工人運動的建議頗不以為然,認為香港黨務不應引起港英政府反感。秘書處提出,香港黨務重點應放在三個方面:一是溝通海外僑胞之情緒,二是促進香港之文化工作,三是策動捐款等運動。至于增加經費的問題,應根據事實需要和事業開展而擬定預算。1939年3月8日,海外部、組織部、宣傳部、社會部和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以下簡稱“中統局”)會商改進香港黨務辦法,最終形成《改進香港黨務綱要案》提交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以下簡稱“中常會”)。該案采納之前海外部所擬辦法中的甲案,建議成立港澳總支部,并擬請中央增撥經費至每月法幣1萬元。中常會第117次會議于3月23日審議后通過,決定成立港澳總支部,但將經費減少為每月法幣5000元。5月4日,中常會第120次會議通過《駐港澳總支部執行委員會組織條例案》,規定港澳總支部執行委員會由中央執行委員會派任委員7—9人組成,由主任委員(以下簡稱“主委”)主持會務,書記長處理日常事務。5月18日,中常會第121次會議決定任命吳鐵城為港澳總支部主委,高廷梓為書記長。7月,港澳總支部在香港正式成立。

 

港澳總支部內設組訓、宣傳、總務、僑民指導委員會和調查統計室(以下簡稱“調統室”),下轄香港、九龍、澳門3個支部。1939年底,廣州灣支部也劃歸港澳總支部管轄。因在香港不能公開活動,港澳總支部規定,對下級仍使用“總支部”的名義,對海外及上級則統一使用“西南圖書印刷公司董事會”的名義。值得注意的是,港澳總支部的調統室并非從屬海外部系統,而是中統局的下屬機構。調統室的前身是前述1935年成立的中組部黨務調查科華南區辦事處。港澳總支部成立后,華南區辦事處取消,改設調統室,歸屬總支部建制。調統室主任陳積中于1938年7月15日抵港,在具體工作方面,他直接向中統局局長朱家驊請示。調統室設有秘密電臺,并向港澳總支部下轄的各支部派遣指導員,香港指導員為賴志明,九龍指導員為胡友椿,澳門指導員為楊祺浩,廣州灣指導員為王烱。1941年7月,陳積中返回重慶任職,由沈哲臣擔任調統室主任。 

港澳總支部隸屬于國民黨海外黨務機構,香港市委則是中共華南黨組織的一部分,這是雙方一個明顯的區別。港澳總支部主委吳鐵城于1939年11月擔任海外部部長,因此,他實際上是以海外部部長的身份兼任港澳總支部主委。吳鐵城對擔任港澳總支部主委一職似乎并不積極,未赴港上任之前,就對中央執行委員會秘書長兼中統局局長朱家驊表示:“香港總支部組織及人選問題,弟意俟到港后詳查各方情況如何相宜,再行電商決定。昨已商承同意,復思即總支部主任委員亦請暫緩提會,候弟到達再電告辦理?!眳堑囊馑际?,香港的組織與人事應等他赴港了解情況后再決定,主委一職是否親自擔任,亦要視情況而定。朱家驊則回復:“關于香港總支部組織已由海外部提出經黨務委員會通過,將來倘有高見,當照提修正,并當商請樹人先生照辦。惟主任委員一席仍請屈就,以利工作之進行?!睓n案原文“屈就”兩字前面本為“吾兄暫時”4字,后被刪去。樹人,即陳樹人,時任海外部部長兼僑委會主委。

 

可以推斷,國民黨在著手改組港澳黨務時,已有意將籌組港澳總支部與整理海外黨務作通盤考慮。吳鐵城被任命為總支部主委后半年即接掌海外部,大約就是這種意圖的體現。吳鐵城赴港后曾對朱家驊表示應當通過各種方式使港方明了其任務不專在香港。由此可見,他并不以總支部主委一職來理解自身的使命。1939年11月,吳鐵城取代陳樹人擔任海外部部長,香港黨務只是他諸多工作的一小部分而已。1941年2月,吳鐵城受蔣介石召見回重慶,當他向蔣提出擬回港處理公務并與港督餐敘一事,蔣介石卻指示:“如無要事,不必親自飛去。往來不定,將為外人看輕?!庇纱丝梢?,蔣亦將吳的身份定位于海外部部長,而非專司港澳黨務。有意思的是,吳鐵城晚年撰寫回憶錄,其戰時在港澳的經歷僅設“南洋之行”一章,內容是赴南洋宣慰華僑,于港澳黨務未有絲毫涉及,這大約反映了他對自身那一段經歷的認識。

 

那么,原先香港黨務工作無法推進的兩大癥結——人事和經費問題,在港澳總支部成立后,是否得以解決?以下分而述之。

 

香港國民黨組織的日常事務實際是由港澳總支部書記長高廷梓具體負責的。高廷梓雖為廣東人,但從其履歷來看,與吳鐵城并無交集,亦非原香港直屬支部成員。高廷梓是朱家驊的親信,有關香港黨務工作也多向朱家驊商議請示。港澳總支部成立后,人事糾紛不斷,“港澳黨務不能積極開展與收組訓實效之弊,全在總支部大部委員不經常在部與少數在部者對書記長高廷梓先生多所攻訐,甚或取對立狀態,致動輒掣肘,力量分散,影響工作至鉅”。有學者認為,造成此種局面的原因是吳鐵城與朱家驊之間的矛盾:“一方面吳鐵城不甘屈就總支部主委一職;另一方面,朱家驊又極力想加強對總支部控制,以增加自己的勢力范圍?!惫P者以為,港澳總支部人事糾紛的確是事實,但歸結于吳、朱二人矛盾,似有商榷余地。僅就朱家驊與高廷梓來往信函內容而言,在有關高廷梓與吳鐵城的關系方面,朱家驊始終予以正面回應。朱家驊對高廷梓表示:“鐵城先生對兄工作甚滿意。前者在渝,時時為弟談及之。海外工作機關重要,過去成績甚少,應設法積極推進,時時請示鐵城先生辦理,開誠相見,秉承努力,當有事半功倍之效?!?/span>

 

港澳總支部人事糾紛的真正原因,大約還是港澳總支部成立后調港卻掌握實權的“新人”高廷梓、陳積中等與原香港直屬支部系統的“舊人”陳素等之間的矛盾:“新者以陳積中同志為首,新調港同志附之。后者以陳素先生為首,原有在港澳同志附之。以為分化挑撥口實?;诵屡f之中,不免時生猜忌。新者以歷史較短,且寄重一方,居于領導地位?!北M管港澳總支部聯席會議上,吳鐵城指示:“同志之間務應精神團結,勿生磨擦”,但無濟于事。1941年4月,高廷梓由重慶返港,致電朱家驊:“別后歸來,諸事惟有緘默,謹候中央意旨,以此間人事,似不免全部改組。緣陳素勾結澳門支部常務委員周雍能等,乘弟離港,彼等即指使不肖分子,破壞黨員征求,以圖鼓動風潮,而謀打擊?!庇纱丝梢妰群慕o國民黨香港黨務造成的困境。

 

至于經費問題,港澳總支部成立后,盡管每月經費增至法幣5000元,但仍舊面臨相當困難。高廷梓赴港后,擬定了總支部6個月的工作計劃草案,預算經費每月港幣18300元。高廷梓解釋:“原定經費國幣五千元,合港幣二千七百元,擬作為總支部及三個支部辦公費?!币簿褪钦f,中央撥發的經費只夠用作辦公費,至于發展組織、動員民眾、開展活動等,還需另撥費用。但朱家驊并未同意增撥經費:“總支部每月經費港幣一萬八千三百元似屬太多,難獲常會通過?!贝送?,為途經香港的國民黨要員安排食宿亦是港澳總支部一筆不小的支出,為此,高廷梓甚至提出自行租房用于招待:“一則可以知道各人行蹤,增加聯系之機會。二則為公家節省開支……每月經常費港幣五百元足矣?!被蛟S,高廷梓的提議亦有補貼家用的私心。通過高廷梓與朱家驊的往來信函可知,他的薪俸不敷家用,曾求助朱家驊為其在經濟部中謀一兼職。直至1940年2月,港澳總支部經費才增加區區200元。朱學賢曾檢討:大部分經費被上層掌控,分部往往管轄黨員百余人,每月經費才十余元,“以少量金錢而欲推動無訓練之黨員工作,誠至難事”。

 

至于發展黨員工作,港澳總支部成立后,表面上極有進展。1939年6月,高廷梓向朱家驊報告:“現正開始選拔青年及勞工兩種。高級干部先召集座談會……以便從此選拔優秀同志擔任干部工作。座談會結束后,接開訓練班……擬俟第一期訓練班結束后,策動中級干部作征求黨員總動員,三個月后,必有相當收獲?!敝?939年12月,香港支部僅在一周中就審查入黨申請書420件。至1940年2月,港澳總支部新發展黨員已有4000余人。

 

單從數量上看,似乎國民黨在黨員發展上頗有成績,但其發展黨員往往疏于審查,僅僅為完成指標而已。謝太青向朱家驊報告:“又香港區征求新黨員五百余名,皆屬失業工友,亦有此間游民,最近該區主持人陳林揚,深知失業工友之弱點,佯稱以入黨之后,黨部即可撥款救濟。不問質素如何,濫竽充數,分子復雜,貿然不知,只求數量增加,攝影費用亦由部內開支,在工友何樂而不從?如斯黨員,恐亦無益于黨?!秉h是黨員的集合體,黨員并非報表上抽象的數字,數字的增加也并不意味著黨的力量的增強。




四、 港英政府對香港國共兩黨的態度




在英國統治下的香港,國共兩黨均不能公開活動,因此,兩黨在此地皆是“地下黨”,其活動均受到港英政府的制約。全面抗戰爆發后,作為英國在遠東“前哨”的香港,地位微妙。面對日本侵華,英國既不甘心放棄在華利益,也不愿意直接與日本對抗,對中國的抵抗往往抱持同情態度。英國一方面在道義上支持中國,另一方面又在對日妥協退讓,其政策往往矛盾而反復。面對香港成為華南抗日救亡的中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港英政府對國共兩黨的活動予以一定程度上的默許,也維持著香港與廣九鐵路作為重要物資輸華的基地和通道。為維持對香港的統治和社會秩序的穩定,港英政府盡量避免刺激日本,它既防備國共對在港日偽勢力采取激進斗爭,亦擔心國共在香港民眾中展開政治動員,損害殖民政府威信。為監視和應對香港各派政治勢力,早在1934年,英國就在香港設立政治部(Special Branch),該部門在1946年歸屬警隊建制。

 

總體而言,1938年10月廣東淪陷是港英政府收緊對社會控制的分水嶺,1939年9月歐戰爆發后香港的社會管制日趨加強。1938年9月,在日軍即將侵占廣東之際,港英政府修改并重新頒布1922年制定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Emergency Regulations Ordinance),并于10月7日刊憲。其后,港英政府對該法例進行多次增修。依據該法例,政府可以拘捕任何違反此法的嫌疑人、驅逐無固定工作者、禁止煽動性或組織混亂的集會、解散可能影響秩序的組織、審查香港所有中外文報刊、實行出入境管制等。

 

廣東淪陷后,港英政府進一步強化對香港社會的管制,防控國共在港抗日活動。在致港督羅富國(Geoffry Northcote)的電報中,英國駐廣州總領事直截了當地闡明香港必須對日本妥協的原因:“這個殖民地的歷史表明,香港必須要與實際控制廣州的政權相處。之前是孫中山、西南政務委員會、南京中央政府,而現在是日本人?!m然這個殖民地對中國抱有天然的同情心(我本人亦有同感),但香港要準備向日本人讓步?!?/span>

 

1939年8月,歐戰即將爆發前夕,根據倫敦樞密院授權,港督向立法局提交《1939年防衛規例》(Defence Regulations, 1939,又譯作《防衛法》)并獲通過,于8月26日刊憲。新法例此后經過多次增修,賦予政府更大的權力對通訊、宣傳、物價、出入境、進出口等方面進行管制。1939年9月,歐戰爆發。港督在致駐華大使的電報中表示:“讓我非常擔心的是整個反日、反汪精衛,以及令人確信的間接反英活動。我強烈感覺,香港不應作為上述活動的基地,尤其現在日本是英國潛在的敵人?!?/span>

 

對于利用香港社會政治生態的特殊性進行組織發展和群眾動員,中共有著比較明確的認識。中共對于香港工作的認識是建立在對當地社會性質判斷的基礎上,香港市委認為港英政府利用“封建力量”對香港的華人實行殖民統治。所謂“封建力量”,在香港黨組織看來,即是中文學校中的尊孔教育、工會組織中的幫會勢力、寺院道觀、華人商紳等。因此,香港黨組織也正是依據這個判斷去尋找自己生存與發展的社會基礎。香港黨組織還認為香港與內地環境不同在于:“統[治]者一個是英帝國主義,一個是國民黨。在香港,國民黨和我們同樣是處于在野的被統治地位……香港政府因為英國與日本在遠東的矛盾,在某一時期上不反對甚至同情中國的抗日戰爭,和日本企圖爭奪華南及香港市場的關系,所以也樂得利用一下中國人的反日情緒來打擊日本,所以在某一程度上對民眾運動取著一只眼開一只眼閉的態度,因此利用這些矛盾和條件去爭取群眾運動的公開合法,大量發展是完全有可能的?!?/span>

 

因此,中共的策略之一是,“尊重香港政府的統治地位,一切集會行動依法報告,尊重地方治安法令,裝成似模似樣的香港公民?!孟愀壅膽B度與上層掩護進行了一些必要的非法活動……內容不違反基本的爭取香港政府的原則,使非法的工作合法化”。不過,在具體工作中貫徹這一策略并不容易。香港的共產黨員絕大多數是工人,黨領導的群眾團體大部分是各類工會。全面抗戰爆發后,難民涌入香港,造成物價高漲、薪酬實際降低、工作時間延長、勞資矛盾尖銳化。而政府在處理勞資糾紛上,往往被工人視為偏袒資方。因此,罷工的矛頭便常常指向港英,一旦發生罷工,容易演變為工人與政府之間的糾紛。中共面對這樣的情況,既要回應工人的經濟訴求,又要避免和港英政府發生沖突。因而,香港市委對于工運的方針是:“目前是準備力量,長期埋伏的時期,不是決戰時期,主要是沉著的組織工作而不是緊張的斗爭工作,因此對于各種經濟斗爭可避免時盡量避免,不可避免時亦盡量采用合法方式?!?/span>

 

1938年初,太古船塢工人罷工,托派工運人士宣傳英日帝國主義互相勾結,號召進行反英斗爭。中共則強調運動的重點應當是拒絕修理日本輪船,不應將矛頭指向資方和港英政府。1939年8月,香港中華書局以遷廠為由,解雇工人1200余人。中共在該廠的黨組織決定發動罷工迫使資方妥協,然而雙方互不退讓,僵持4個多月,而港英政府亦在不斷增派警察與工人對峙。黨組織要求香港市委率工人“沖廠”(即占領工廠)以打破僵局。但市委書記楊康華考慮,資方遷廠已成事實,解雇工人亦不可能復工,工人財力和精力都無法保證罷工勝利。若下決心“沖廠”,會造成港英政府鎮壓,工人被捕或被遞解出境,群眾組織遭受損失。因此,楊康華決定本著黨中央對香港“長期積蓄力量”的方針,降低談判底線,將重點放在要求資方對解雇工人予以補償、補發罷工期間工資等問題,最終雙方達成協議,罷工得以結束。1939年七八月間,中共獲悉,香港警隊一位頭目公開宣稱:“香港是有共產黨活動的,但他們很守規矩,沒有妨害秩序的舉動?!辈贿^,中共并未因此對港英政府掉以輕心:“英帝國主義究竟是一個有經驗的統治階級,是一個能文能武的不容易對付的家伙?!?/span>

 

在城市中長期以地下黨形式生存的中共,在香港的工作與內地城市工作并無本質上的不同,在英國人統治下反而比國民黨統治下更有利于組織的發展。然而作為執政黨的國民黨,對在香港無法公開活動的局面多少有些無法適應。針對海外部“向港政府交涉,使黨務得公開活動”的建議,中央秘書處認為:“英人對于本黨革命,自始即懷憂懼。故于南洋英屬各地,對本黨機關,雖一再交涉,絕不通融。其國策所在,不能放松。有如此者,現時態度雖稍有轉變,但模樣閃爍仍難捉摸,在此時期,向其交涉公開,似無多大效益?!眳氰F城深知此問題關系甚大,他對朱家驊表示:“港方黨務未能公開活動情形,兄所深知,在此情況之下,對內推動并無問題,而對外名義似須預為假定,以求適應環境,庶可推行盡利。此后對外如有必要時擬宣稱中央政府及委員長駐港代表?!备咄㈣饕舱J為:“港澳情形特殊,黨部既不公開,而民眾運動各種集會與事業,一般社會心理均盼望參加領導者地位尊嚴與確實,以為號召。因此地不乏假借名義,招搖欺騙之人,故黨部工作最好能兼辦僑務,以僑民長官名義對外最為適宜?!?/span>

 

國民黨是否有機構或人員可以代表中央與港英政府打交道、全盤統籌涉港事務?這是給國民黨香港黨務的推行帶來困擾的問題之一。國民黨和國民政府駐港機構林林總總,理論上各司其職,實則業務范疇相互交疊,工作界限、權利責任皆不清晰。例如,港澳總支部與僑務委員會等部門在策進華僑運動方面就發生了職責方面的重疊。如何處理類似矛盾,應當有一個機構或個人進行統籌協調,如同中共在香港的“八辦”和廖承志。吳鐵城曾提出自己可以作為中央政府及蔣介石的駐港代表,但未被采納。從蔣介石日記中可得知,他曾委派宋子文作駐港代表。時任中央信托局常務理事俞鴻鈞亦曾作為中央政府的代表與港方交涉。但這兩位“駐港代表”的頭銜未見正式公布,兩人也未總攬涉港事務。

 

在東南亞等地,國民黨雖然也不能公開活動,但與國民政府在當地的使領機構保持密切聯系,尚能在僑民中謀求發展。針對香港黨務困境,有人提議:“以使館兼負黨務工作,藉外交之掩護,取得相當公開活動?!比欢?,香港地位特殊,晚清至民國,中國政府一直謀求在香港設立總領事館,但屢屢遭到港英政府拒絕。原因是港英政府深知,香港華人占人口絕大多數,若中國設立總領事館,將在法理上具有管治香港華人的職能,這會挑戰其殖民統治的權威。1940年12月,中國駐英大使再次向英國提出設立香港總領事館的要求。對此,英國外交部和殖民地部進行了討論,他們普遍對香港國共兩黨的活動心存芥蒂,對國民黨尤甚。一位英國外交部官員在備忘錄中寫道:“殖民地當局與當地國民黨組織、商團、共產黨之間有許多麻煩。中國人有一個顯著的傾向,即組織秘密社會且致力地下活動。這些被稱為‘黨’或‘堂’?!愀酆托录悠乱恢痹谔幚懋數刂袊舜祟惲钊朔锤械膯栴},并且都對在其領地成立中國官方組織表示擔憂?!瓋H僅任命一名駐港總領事,對中國人在香港搞陰謀詭計不會有太大影響?!蓖饨徊繉χ趁竦夭拷ㄗh,如果中方再次提出此類要求,就回復說等目前狀況結束后,中英新商約談判時再說。該建議實質上拒絕了中方的要求。

 

盡管吳鐵城曾指示:“凡足以引起社會糾紛之活動極力避免,并應與港府隨時取得聯絡,使其了解本黨工作之性質?!钡珖顸h在應對港英的問題上時常進退失據。而當國民黨的活動超過其容忍底線時,港英政府往往會采取行動予以懲戒。1939年9月25日晚,香港警察會同電訊檢查人員突然搜查了中央信托局在彌敦道172號和771號兩處辦公地點,逮捕6人,破獲秘密電臺一部,查獲左輪手槍兩支以及大量秘密文件。其原因是孔祥熙之子孔令侃以香港中央信托局為掩護,從事對英情報收集和策劃對附敵分子進行暗殺。港督羅富國指出:“我們還不知道在防務方面,英國有多少情報通過中央信托局的電臺泄露,但是我們發現他們的背信棄義是清楚而充分的,我們完全有理由搜查和扣押他們的文件,這是無可爭辯的?!备塾⒄畵目琢钯╊I導的國民黨秘密組織會將香港變成反日基地,在歐戰已然爆發的情況下,日本咄咄逼人,這將威脅到此地的穩定與安全。在這次風波中,港澳總支部亦被卷入,港英政府飭查吳鐵城的行蹤和住處。

 

1941年5月,港英政府搜查了位于羅便臣道98號的港澳總支部調統室,逮捕3人,破獲秘密電臺一部。港督在致殖民地部的電報中寫道:“此電臺由一個名為沈恒宗的人負責,他稱電臺屬于國民黨中統局系統,由陳素領導。電臺負責與重慶聯絡,也負責杜月笙和蔣介石的聯絡。我們已經知道,陳素在吳鐵城領導之下,負責國民黨在香港的事務?!F在陳素已經失蹤了,我們搜查了他的住宅,但證據顯示他在香港指揮澳門‘反奸’工作?!诹_便臣道98號逮捕的3人承認有罪并被驅逐出境?!痹谟狲欌x的協調下,盡管事后港英政府將電臺還給了國民黨,但雙方關系一度處于緊張狀態。

 

針對港英政府對香港國民黨組織的壓制,1941年7月29日,中國駐英大使顧維鈞面見英國外交部常務次官賈德干(Alexander Cadogan),暗示港英政府對中國缺乏同情。顧維鈞認為,港英政府沒有在這方面執行英國政府對華友善的精神。英國外交部向殖民地部反映此問題,卻引發殖民地部強硬回復。殖民地部官員貞特(Edward Gent)在致外交部遠東事務主管克拉克(Ashley Clark)的信中寫道:“如你所知,香港政府已經經歷了幾次案件,中國政府公然非法利用香港的地界對其組織和官員進行保護,我們完全同意香港政府針對此類事件采取的行動?!彼q稱:“大使可以得到保證,香港政府與英國政府的政策沒有差別,仍然對中國抵抗侵略表示友誼與同情?!笨傮w而言,太平洋戰爭爆發前,港英政府多少是將香港的國民黨組織看作麻煩的制造者。




結語




1941年12月8日,日軍進攻香港。經過18天激戰,港督楊慕琦(Mark Young)于12月25日宣布投降。而港英政府與香港國共兩黨的芥蒂,在日本發動進攻之際,暫時化解。

 

香港戰役期間,國民黨港澳總支部組織設立中國各機關駐港臨時聯合辦事處,安排人員撤離,協助維持社會秩序。日軍登陸港島后,港澳總支部曾擬組織僑胞作戰,但因槍支彈藥遲誤而未果。港督宣布投降后,港澳總支部主委陳策率部屬隨員及英軍官兵70余人分乘6艘魚雷快艇成功突圍。港澳總支部一部分人員留港潛伏,另一部分撤出后在惠陽、曲江集合。然而,1943年4月10日,日本憲兵隊在香港抓獲一名“嫌疑者”,并通過其了解到國民黨在香港秘密機關的整體情況,并于4月20日至5月5日實施抓捕,香港國民黨組織遭到毀滅性打擊。

 

中共香港市委在得知日軍進攻的消息后,立即布置留港黨員隱蔽事宜,并積極協助“八辦”營救滯留的民主和文化人士。應港英政府請求,香港市委曾擬組織力量參與防御作戰,但未及布置,日軍已占領香港。此后,香港市委組織干部和黨員撤退至東江地區,參加東江抗日游擊隊。中共結合原香港地區黨組織力量,以新界居民為主體,組建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在粵港邊界和新界鄉村堅持游擊戰爭,并與盟軍配合進行情報搜集、人員營救等工作。

 

香港國共兩黨組織工作,中共為何勝過國民黨?原因是多方面的。若從時機上看,中共先行一步。1938年10月廣東淪陷之前,港英政府社會管制相對寬松。中共香港黨組織1936年底恢復,在差不多兩年的時間里迅速發展。1939年底,中共可以直接領導的工人團體就達30余個,發動群眾在2萬人以上。在國民黨面前,中共相當自信:“國民黨在香港沒有什么工人團體,……國民黨在香港的工運里是沒有干部的?!眹顸h港澳總支部正式組建時歐戰即將爆發,港英社會管控愈加嚴格。國民黨既受到港英壓制,又要面對中共競逐。港澳總支部的成立并未能成為其振興黨務的轉機,反而陷入人事糾紛,內耗不斷?!翱傊Р績炔棵芗怃J,主委與委員間、委員與委員間、委員與科長間及科長與干事間,無不互有意見。意志已不集中、力量自無由發揮”。

 

國民黨將香港黨務定位于海外工作范疇,試圖以港澳總支部牽頭,打開海外黨務局面。這里面自有一套邏輯:廣東是僑鄉,香港是“跳板”,連接南洋、澳洲和北美,故而吳鐵城將相當一部分精力放在宣慰南洋華僑上。不過,宣慰歸宣慰,南洋華僑各類“回鄉服務團”卻大多受中共領導。中共利用香港地利,讓當地黨員、干部以及黨領導下的群眾加入各服務團,所以,許多南洋華僑服務團的團員實際上來源于香港,服務于東江、瓊崖等根據地。

 

中共將香港組織工作與中央對香港的定位以及整個華南的抗日斗爭和根據地建設聯系在一起。延安通過香港連通海外,華南黨組織通過香港牽引自身發展。香港市委既為香港“八辦”創造有利環境,亦為華南黨組織提供有力支持。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向華南輸送人力使香港黨組織本身一度受到削弱,但華南根據地的生存與發展關乎香港黨組織的命脈。華南本就是香港黨員與干部的家鄉,尤其是東江地區,香港淪陷后,香港黨組織隨即轉入東江游擊區,為堅持在新界鄉村進行游擊戰奠定了基礎,也為戰后香港工作的恢復創造了條件。

 

在發展黨員方面,國民黨追求數量指標,發展入黨之后更談不上訓練。朱學賢指出:“黨員已未經主義之灌輸、思想之訓練,以確立其革命人生觀,類多徘徊觀望,不知所云??v或勉強集合,亦如蟻附膻,即合即散,不能收效?!彪m然國民黨黨員人數增長迅速,香港淪陷前已是中共數倍,但這些黨員也只有數字上的意義而已。并且,港澳總支部還要與三青團競奪資源。朱學賢指出:“如黨與團不惟無聯系,為招收黨、團員及執行工作之關系,相互間均不免有惡意攻訐?!?/span>

 

國民黨在內地執政的優勢并不一定能傳導至香港,這種優勢有時反而會變成劣勢。國民黨將黨務不能在香港公開視之為工作的最主要障礙,背后深層的原因是其在執政的環境下已經喪失了革命黨的特質,缺乏從事地下工作的勇氣與信心。同時,因國民黨表面上的強勢,港英政府對其更加戒備,因此中共對國民黨在香港的處境頗為蔑視:“在國內你可以作威作福,在這里你可沒有那么寫意吧?”

 

組織工作的成敗直接牽連國共兩黨在香港開展抗日救亡活動的成效。國民黨因其組織的疲弱,很難真正有效動員民眾;中共則依靠組織的力量,大力推動事業發展。在這段香港與國家共有的歷史中,中共香港黨組織將海外華人世界、香港本地社會和華南敵后根據地聯結在一起,彰顯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而國共兩黨在香港組織工作的效能差異,又從一個側面折射出兩黨不同的歷史命運。

原文載于《抗日戰爭研究》2020年第2期,注釋、表格從略,轉自微信公眾號“抗日戰爭研究”

上一篇:陳海懿:九一八事變后組建國聯調查團議決案及解釋性文件的形成

下一篇:筆談||陳謙平:民國史研究多國史料的運用與國際化視角

版權所有:南京大學中華民國史研究中心 蘇ICP備09043283號

電話(傳真):025-83594638 郵箱:lvjingnd@nju.edu.cn 地址:南京市漢口路22號逸夫管理科學樓

邁點科技技術支持

八闽福建麻将外挂 免费 今天莱特币行情走势图 ds视讯58 三分赛车属于官方吗 比特币购买需要什么东西 贵州麻将机茶几 真人游戏有哪些互动—官方网址 澳洲幸运10冠军5码计划图解 江西多乐彩任五最大遗漏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腾讯棋牌 E8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新疆福彩18选7号码统计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江苏11选5遗漏的号码 单机捕鱼达人下载 南京麻将下载免费版